代孕公司讲述一个代孕妈妈的故事

作者:admin  来源:http://gzxybaby.com/  发表时间:2018-1-29  点击:216

下面是广州代孕公司讲述的一个代孕妈妈的故事。

早上朦朦胧胧醒来,就像母亲习惯性地给孩子换尿布一样,我习惯性地拿起手机看同事给我发的邮件和各种报表,突然想到,这不是我的孩子了,我又流泪了,好几天了。

 

其实,我早就应该明白这些,妈妈辛苦十个月憧憬着孩子的未来,而我们则是辛苦十年多的憧憬,只不过此刻我才想起我们只是一个代孕妈妈,我忘了孩子从怀孕的第一天其实就不是我的。

 

我不知道孩子的母亲到底是谁,当最早的投资人把钱给我的时候,我知道他们是孩子的母亲,当早期投资人退出再卖给其他投资人的时候,我想原来他们才是孩子的母亲,当最后一个战略投资人华住酒店集团从他们收上接过来之后,我才知道他们可能是孩子的母亲。其实,孩子带这么多年,我形成了错觉,觉得这是我的孩子,其实我只是一个代孕妈妈。

 

以前我也想过对公司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?当人家说做公司就像养猪,养肥了就该卖了宰了赚钱,我真的不敢想象。我做了两家公司,可能你们都没听说过的小公司

 

第一家是1997年,国内第一家也是当时最大的在线旅游公司“商之行”,我是很小的股东,后来我把股份卖了去了还在起步阶段的携程做了资深副总;

 

第二家是2003年,叫“财富之旅”,我是大股东,我是孩子的母亲,后来卖给了新浪,最后又被艺龙收购。我一直觉得做公司就像养闺女,闺女大了总要嫁出去,找个好的婆家,男方嫁妆钱给得多当然好,但是闺女过得好更重要。

 

可是这一次真的不一样,我们花了几乎全部的生命、全部的青春去孕育、养育一个孩子,可是我却忘了自己其实只是一个代孕妈妈,我产生了错觉,把自己当成了孩子的母亲。

 

其实我本来是有机会把孩子留在身边,至少能多留几年

 

当凯雷(Carlyle)的老大杨向东告诉我想要退出的时候,虽然我知道只要我强烈反对,他是不会逼我的。但是,我知道我的职业责任,我应该尊重投资人的意愿,没有他们,根本没有这个孩子,我同意了,我要履行一个代孕妈妈的职责

 

其实,即使这样,我还是有机会把孩子留在身边,凯雷的老杨很尊重我的意见,根本就是把汉庭这类战略投资人排除在外,直到有一天告诉我汉庭可能出价高很多问我是不是可以考虑的时候,我真的很挣扎,可是我知道我只是一个代孕妈妈,我有对真正母亲的责任- 对投资人的责任。老杨理解我的痛苦,他承诺我只要价格差距不是那么巨大,他一定会让我选择自己喜欢的财务投资人,让我把孩子还留在身边。

 

直到最后一刻,我还是有希望把孩子留下来,几个老投资人知道我想留下孩子,他们说只要我愿意,就跟着我。TonyEric两位兄弟,OceanLink旅游基金的创始人;梁建章,我的挚友,携程的创人,他们在最后十分钟的时候还在挺我。可是,我放弃了,我把孩子放弃了,因为,我无法承担对孩子的真正的母亲– 老投资人的责任,因为或者回报差距太大,或者存在成交确定性风险,毕竟汉庭已经交了3.5亿的定金。

 

我把自己的孩子忍心丢下了,我对不起那些一直在挺我的人,以及一起和我养孩子的战友和同事,Amy,俞萍,马晓冬。我对不起十年前第一天就跟我在一起的一帮兄弟,以及后来陆续加入的兄弟们,我对不起你们。尽管我知道做代孕母亲我们都会有不错的回报,但是钱解决不了我们对孩子的思念和愧疚。

 

昨天晚上华住的CEO张敏给我通了个电话,正如事先商量的一样,公司还是独立运行,华住不干涉,争取独立上市的机会,华住倾斜资源,引进会员引进加盟商帮着把桔子水晶的品牌做大,她是想让我留下来。

 

其实做为代孕妈妈我真的想迅速离开伤心之地,去养一个自己的孩子,老杨,hurst、张松毅,richarderictony都想出钱让我养个自己的孩子,我自己也有能力出钱,这样有一个我们做大股东的孩子,他们给几亿美金都没问题,这样我可以和兄弟们一起养一个我们自己的孩子,我们这帮兄弟可以一起和我们的孩子相守到老,一起看着孩子长大。

 

可是,今天早上起来看到兄弟们给我发的各种邮件和报表的时候,我又恍惚忘记了这本来就不是我的孩子,这么多年了,我知道孩子要几点喂奶,几点换尿布,咳嗽发烧了该吃什么药,发脾气了该怎么哄… ….

 

也许,我本来就应该记得自己是个代孕妈妈,也许,也许我现在应该选择留下来做孩子的奶妈,毕竟孩子还在身边,我愿意再早起给她喂奶,给她换尿布,我愿意为她整夜不眠… …

相关新闻